在当代玉雕的创作类型中,花鸟作为常见题材,无论是其造型风格,还是文化内涵,都大抵相似,很难从中窥见具有代表性的类型,而王金忠大师的花鸟玉雕算作特殊的一例。从花鸟玉雕演化至院体花鸟玉雕,王金忠的创作风格愈来愈精专。一方面,他在创作中一直在坚持形式的完美与艺术技巧,在审美风格上非常具有辨识度;另一方面,他以传统院体人文精神为榜样,深入挖掘院体花鸟和它所代表的富贵精神,进而嫁接至玉雕创作中,极大程度地丰富了花鸟玉雕的精神内涵,使其跳脱当下“玉必有意,意必吉祥”的不断世俗化的境地。
    论及院体花鸟玉雕,首先不得不提院体花鸟画本身,这种诞生于五代、成熟与两宋、拓展于明清的绘画风格,其典型的特征是注重写实,呈现出设色明丽、工笔规整、画风华美的风格面貌。而将院体花鸟画和花鸟玉雕相互结合,也正是因为王金忠敏锐地捕捉到了两者在审美特征上的共通性,进而塑造出了自己的风格。
    院体,始于朝堂之上,风格雍容富贵,所以王金忠大师在其创作中,也多用带皮色的和田籽玉,并且对玉料的细度、白度和油性都有着非常高的要求,达到了收藏级的标准。长期对于和田玉的研究与创作,使得他能将玉料的缺陷通过艺术的手法规避和修饰,其作品无论是富贵的花鸟还是生动的弥勒,在玉料的运用上最终都呈现出一种近乎完美的状态。

 

请添加视频

00:00 / 00:00

“花”和“鸟”在艺术中常常被作为托物致祥的重要元素,在体现宫廷象征美学上有着天然的优势。传统院体花鸟艺术作品中经常出现的花卉包括牡丹、海棠、玉兰、芙蓉花、桃花、芍药及一些奇花异草,或者在颜色、气味上,或者在数量、体量上都有绝对美的精神象征意义;经常出现的鸟类包括鸾凤、孔雀、锦鸡、野雉、白鹤等珍禽贡鸟,皆非常人生活所见所得,意味着某种品格与地位。
不难感受历代画院画家在作画时的那种敬畏之心,它没有写意花鸟那般随心而发的一挥而就,工笔的描绘渲染更像是琢玉般的精雕细刻,不能有丝毫倦怠之心,这也是自己之所以醉心院体风格的原因所在。琢玉是一项漫长而考验心性的工作,从开始的甄选原料、挖脏去绺,到创作阶段的构思主题、雕琢造型,直至最后的精心修饰、抛光打磨,每一个阶段都必须要去精确的控制,只有这样才能让作品的最终形态如自己所预期那样。

 

——王金忠

试论当代玉雕花鸟和弥勒的创作

玉雕的创作是伴随玉文化的发展,以及人们对玉的价值认识的变化而变化的。曾卫胜在《论玉崇拜》一文写道:“玉的价值是一个发展的价值系统,其基本轨迹为:饰物—礼物—神物—礼物—饰物”。基于这种认知变化,玉雕的创作也带有特定的倾向性,这种倾向必然以突出玉的预设价值为根据。

 

重塑当代花鸟玉雕的美学观

越过战乱纷扰的三国两晋南北朝,玉雕在统一、稳定、强盛、社会富足的隋唐时代达到发展的一个高峰,玉成为日常生活中重要的装饰品。随着花鸟画成为独立的画科,花鸟的艺术审美功能成为社会的普遍价值,花鸟玉雕的制作也成这个时代风尚。考古这一时期出土的花鸟玉器,不仅数量巨大,而且造型生动,纹饰精美繁复,装饰意味浓郁。
 

妙手雕琢玉无暇形神兼备意境深

玉、纯洁温润,以其特殊的质地和与众不同的美感,深受中国人的崇尚和喜爱。玉雕是玉文化的一个延伸和升华。玉雕是用天然玉材雕刻,经过精心设计、反复琢磨后用玉雕工具由表及里的雕刻去其槽粕留其精华,使之成为具有收藏价值、审美意义的艺术品。

 

彼此交集的事情实在太多,十年太长,倏忽间我们变了模样,十年太短,我们收获了人生的花期,却还远未算得上璀璨。一起经历过最苦难的年月,一起抵御过最诱惑的利益,这种久经考验的友情,早已经化作成为白水,滋润心怀,素朴而绵长。
 

七年前,与他有过一面之缘,相互并不熟识,接而一直到2009年,中间多番接触,无论是性情与手艺都十分投缘,加上受他引荐参加“天工奖”,感受到他的古道热肠,接而蒙受其教导肯定,终于有资格拜入门下,也算是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夙愿。
 

       王金忠,中国玉石雕刻大师、中国青年玉(石)雕艺术家,高级工艺美术师,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,上海市千人计划“首席技师”,上海轻工工匠,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“海派玉雕”代表性传承人,2012年当选上海海派玉雕文化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副会长、2015年当选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石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,2016年被聘为上海建桥学院珠宝学院特聘讲师,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授予“技术能手”称号。
       1994年进玉雕厂,2002年在上海创立《永恒玉艺》工作室至今,已有了二十多年的从业经验,作品得到业内外爱好者一致认可,在全国专业评比中屡次博得头魁!
       擅长花鸟和人物,继承传统玉雕工艺,融合现代审美,将宋代院体花鸟风格引入自己的玉雕作品,因而花鸟件以“院体花鸟”风格闻名。人物作品承古启今,既有传统宗教题材的吉祥寓意,又具有独特的现代风格,更能契合现代人的审美观点。
       在工艺表现上追求精细传神,圆润饱满,对瑕疵零容忍,极度追求完美,期待每一件作品永恒流传……